叢衛友 NHT studio
叢衛友粉絲專頁 
登入
回上一頁
左耳,謝過青春 2016-07-10 00:28:52
關於愛情我們都想得天真,關於執著我們卻又顯得笨拙。

過了25回頭看青春,像是離開森林走在草原上的旅行者。那座森林阿!有著魔法,出來後就再也走不進去。即便知道這個道理,仍會頻頻回頭,望著它的輪廓,想著在裡頭的荒誕行徑,然後淺淺地笑。

雖然「青春」聽起來都一個樣。但不說出具體的故事來,還真不會知道當中的差異。當故事開始流傳,談論著你我都擁有過的青春,不同卻相似、不懂卻淚流。我們想著的不盡是同一個畫面,卻彼此同意有過相同經驗。

青春的話題,永遠不會停止。就像中年男人口中不斷湧現的當年、養老院裡霸氣且八卦的阿嬤。嗯,畫面看來很滑稽阿!嗤鼻地翻個白眼一點也不為過。

就是如此,讓人恥笑也不能阻止我們談論自己的青春。文靜一點的會拿一本韓寒的小說,啃上幾個星期。文青一點的會像我,拿筆掩飾自己的誇張。矜持一點的看部青春電影,找尋曾經歷過的蛛絲馬跡。真要說勇敢,肯定是那些落得笑柄的大叔、大嬸婆們。

都知道回不去了,還願意讓這份執著,以可笑的面孔干擾著仍能往前走的生活。那種苦悶、不甘、辛酸、心寒,不想往肚裡吞,就讓酗酒後的嘔吐物帶離我的身體吧!即便接下來的路,像宿醉一樣頭疼。也得甘願!

痛過、笑過、流淚過,才能說青春過。如果我的左耳聾了,重要的時刻絕對會先華麗地轉身,讓重要的人對著我的右耳細語。靠近心的甜言蜜語,很美、很懸念。但這個網路時代,似乎得靠離得老遠的朋友,才能知心。若左耳是聽甜言蜜語,那肺腑真言就說給右耳聽。

別怪我不解風情,要怪就怪心吧!沒事偏左幹麻?本是平等的左、右耳,卻因為心的位置而有了高低?然而這些應當都是一種青春、明明知道不是,卻又順著情境往愛裡走去。甜的、喜的、亂的,全是愛戀。因為在愛當中,所以才令人神往。是的,這是我們渴望、卻一直打不到身上的甘霖。所以總是不夠冷靜地追向雷雨,在還沒解渴前,就先被落雷活活打死。

愛,不就這樣嗎?冒著滂沱在陌生的城市裡亂竄,竄逃到巷尾才知道這是死胡同。到了盡頭,走不了。然後,跪坐著大喊:「怎麼就沒有騎樓阿!」

這一喊,在屋裡、高樓上躲雨的全聽見,有的朝著你笑、或乾巴巴的盯著你、或說幾句你聽不懂的外語。然後總算有個聽得懂中文的了解你的意思,推開門向你走來,並遞了一把傘給你說:「在這裡人們習慣往地下鐵躲雨。

我是……」接著又是另一段的追逐。

縱使青春中我們不曾有過什麼,但卻也曾經那樣天真、笨拙過。然而在那之後要選擇什麼,全跟我們的青春脫不了干係。

「青春阿!謝謝你造就了現在的我。」也許不是現在,但這句話,總有一天會說。
------------------------------------
看更多評論分享請點選→ 叢衛友 NHT studio
回上一頁   45人說讚 讚一個   關聯: 左耳   人氣:697   回覆:0   編輯 關聯 刪除
留 言
暫無留言,歡迎留言.
留言
  • 請勿負面批評網友留言、藝人、長相。
  • 貼連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