叢衛友 NHT studio
叢衛友粉絲專頁 
登入
回上一頁
派特的幸福劇本,同類人才能了解同類人 2016-07-10 01:10:13
看過的人或許會對躁鬱症有較通常性的認識:
用不完的精力、突如其來的言語攻勢、誇張的情緒表現,有時難以招架。
不是每個人遇到都會直接聯想:這人有躁鬱症!
但小弟有幸認識幾位常與其接觸的人員們,卻都說電影裡的情況算是輕微的了!
電影終究只是戲,得迎合口味。


目前社會、科技、藝術、醫學等各領域的成就,很大的貢獻來自於思覺失調症、躁鬱症、憂鬱症的病症───
偏執、積極、狂熱。
本來我是這麼想,但這話顯然得有所補充,那樣的人實為少數,現實中大多數患者們,
往往因為沒有受到良好的教育、沒有得到洽當地支援、
沒有足夠的能力去負荷他們自身的困難,最終都是痛苦一生至死方休。
得理解,但不過份憐憫、得重視,但不過份敏感。

即便如此,我仍認為,
他們是目前多數人類智慧無法認知的一群超人,甚至只有他們能解決棘手的難題,帶領人們走出困境。
任誰都無法評斷也不該妄加自稱是超人,在發病痛苦的面前,
旁人任何的驕傲與自以為都像是使勁丟出石頭地砸毀最後一丁點支撐。


而當這樣的兩個人相遇時,可以想像愛情會是如何地「異常」。
「異常」也許只是相對「尋常」的描述,畢竟愛情本身就需要「異常」才吸引人。
男女主角的第一次碰面,兩人就將自己的特性表露無遺。縱使不太喜歡彼此,雙方卻都感到好奇,
如同「同類人才能了解同類人」般地有興趣。

我很喜歡女主角在邀請男主角一同過夜遭拒,擁抱後的那一巴掌。
那一巴掌,把男主角的心打亂,在半夜狂吼亂叫,只為找結婚時的錄影帶。

那一巴掌像是打醒男主角,增強勢必追回前妻的決心,卻也打亂男主角計劃好的節奏。男主角一直企圖控制自己的情緒、控制自己的生活目標,為了要挽回他的前妻,卻排斥瘋狂糟糕的一面;女主角經歷喪夫之痛,成為性慾沉溺者,她向男主角坦言,「她曾是蕩婦,現在不是,但仍喜歡蕩婦的那一面」反問男主角願不願意面對?

接著男女主角在餐廳裡的那場戲也很經典,讓我看了不少遍。男主角想的是脫離瘋狂,回到正軌,話裡不斷出現他前妻的「思想標準」,這控制了男主角做了許多背離自己意願的事,包含自己不願面對的色情面。
當男主角因為想維護自己在前妻面前的良好形象,而否定自己與女主角一樣時,女主角覺得男主角貶低了她:

「你害怕活出自我,害怕做自己。你是偽君子、盲從者、騙子,我對你敞開心胸你卻看不起我」

每個人都有過這段經歷,在人與人交往下,總有一方會覺得自己掏心掏肺卻被瞧不起,卻很少有人選擇像女主角這樣大膽地告訴對方,戲劇總是能夠觸及心中的那塊暗礁。


當女主角在門後聽到男主角對來找她的人說:「有些女生你跟他們玩玩可以,有的女生不行,她們受了傷、感情很脆弱,不能趁虛而入,至於這個女生,我想她的傷口正在自癒,你應該幫她完全復原,你現在有機會,她很敏感、聰明、藝術天份,是個好女孩,你應該要尊重她!」

這段話讓女主角對男主角產生了好感,她開始懷疑幹嘛這麼好心地要幫男主角?她應該多為自己想想,便要男主角作她的舞伴。在一次次男主角描述他對前妻的愛慕之時,女主角很羨慕他前妻。也或許這樣的真誠讓女主角最後選擇放棄男主角,但女主角不知道的是,男主角已經在跟女主角共處之時,漸漸發現自己喜歡的是女主角:

The only way to beat my crazy was by doing something even crazier.Thank you. I love you. I knew it from the moment I saw you.I`m sorry it took me so long to catch up.

「唯一治好我的瘋狂,是做比我更瘋狂的事。謝謝妳,我愛妳。從遇見妳那一刻就知道了,我很抱歉我這麼久才明白。」

他們知道,他們珍惜、看重彼此,即便知道彼此身上仍有缺點,也無法抗拒地被對方吸引著。愛情也許不過是如此,因著他讓自己想變更好的人。


By the way,
餐廳的那場戲讓我想到《哈利遇上莎莉》那場假高潮的戲,兩場都是觀點相左的兩人在爭辯,然後有個爆點的結尾。
------------------------------------
看更多評論分享請點選→ 叢衛友 NHT studio
回上一頁   41人說讚 讚一個   關聯: 派特的幸福劇本   人氣:431   回覆:0   編輯 關聯 刪除
留 言
暫無留言,歡迎留言.
留言
  • 請勿負面批評網友留言、藝人、長相。
  • 貼連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