叢衛友 NHT studio
叢衛友粉絲專頁 
登入
回上一頁
敢愛就來,遊戲人間 2016-07-10 00:32:11
電影的旁白,快得讓人接不上。主角的遊戲膽大得啼笑皆非、瘋狂無禮。腎上腺素不分刺激來源,只讓人感到一陣又一陣地奔放。一字一句,如同流星般各式各樣地天馬從天墜降、直入腦門。每一隻在腦中衝撞的馬都是兒時記憶中的木馬。

這是讓感同身受的觀影者,願意提供足夠份量的淚水混合水泥、願意讓水泥流進體內,將悲戚感凝結成塊的肺腑好片。即便不能感同身受,也能立馬找到幾個為愛出生入死的朋友,並與他們討論相像幾分。該說是在愛中掙扎過的人都應該要看的好片。

很深很深地,擋在兩人之間的究竟是什麼呢?從結局來看,只是水泥與死前的幻想。如果只看頭尾,鐵定完全摸不著。故事的開頭,小男孩為小女孩做的第一件事,不單單只是為了討小女孩開心,更是小男孩逃避低落情緒的遊戲間。相同地,小女孩也在這間遊戲室中,找到光亮的出口。遊戲,有相當魔幻的魅力。他們選擇的遊戲,說穿了是一個比拳頭大小的遊戲。但浪漫的地方在於,他們的遊戲會因為對方的心情、處境而調整。不止是透過遊戲取得樂趣,更透過遊戲建立依賴、關心、鼓勵。但在此之前,必須先擁有盒子。誰擁有了盒子誰就擁有主動權。主動,讓主角的人生更好。被動的一方則會承受等待與之玩遊戲的壓力、落寞、著急。有如被橡皮筋要脅,越想越怕疼的慌亂。

遊戲人間,為何選擇一起赴死?這已經不是玩遊戲。對於胃口被玩大的他們而言,唯有一起死去才能證明對彼此的愛。還記得當男主角不陪女主角玩的時候,女主角以為他是跟自己玩不理人的遊戲;男主角結婚前找女主角,她以為終於不是在遊戲中了,可以把遊戲扔在一旁好好進入下個階段,結果仍是一場遊戲;男主角結婚,女主角頑皮地像小孩一樣出現在教堂,要求玩一個毀掉他人生的遊戲,迫使他氣憤地利用女主角對遊戲的信任,想置她與死地。他不想玩了,他想結束,卻又結束不了。

這種纏綿糾葛、分不清楚與對方之間的強烈吸引是來自遊戲還是愛情?是樂趣還是情感?彼此太過熟悉,但熟悉的卻是遊戲中的彼此。因此從沒有拿掉遊戲,好好感受彼此的心。或說他們也分不清、不曉得如何只拿掉遊戲而不丟棄自己的心。如同冬天的蟲,到夏天成了冒芽的新草,是草還是蟲?是屍體?還是活物?是披著遊戲的皮繼續玩著,還是真正地付出真情意?但也許需要的不是理解,而是相信。做不到信任才不能理解,只能不斷地遊戲藉以保留彼此。

擁有過太多美好的畫面,反而對真實感到無趣;相處的時光都是近乎瘋狂的舉止,反倒對自己落入常軌的行事而感到愚蠢。當女主角開了一場十年不見面的遊戲,男主角玩得很痛苦。即使中了女主角的圈套,仍不願意講明自己的心意。也想讓對方嘗嘗這種近乎失去的痛苦。也就是說,兩人還是以彼此熟悉地相處模式在玩遊戲。人生交織在遊戲當中,遊戲是根、是養分,沒了根就不能活。他們皆想證明自己的心不是在遊戲,但怎能知道不是在玩遊戲呢?那就一起死吧!

小男孩的母親說:「你以為只有你玩過『敢不敢』?」如果他母親也玩過。她是如何走出遊戲的無境漩渦?是誰帶她走入坦白?一個天真、童趣的孩子,若沒有與外界溝通的渠道,僅靠遊戲度過低潮、難堪、不愉快。就像替自己的靜脈注射調製好的水泥液,從體內將自己封在過去。
------------------------------------
看更多評論分享請點選→ 叢衛友 NHT studio
回上一頁   38人說讚 讚一個   關聯: 敢愛就來   人氣:518   回覆:0   編輯 關聯 刪除
留 言
暫無留言,歡迎留言.
留言
  • 請勿負面批評網友留言、藝人、長相。
  • 貼連結 |